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中国足球 >

京媒:部分组员3个月不回家 足协为开赛付出空前努力

更新时间:2020-07-01  来源:一起看球网     浏览:

千呼万唤中,2020赛季中超联赛终于获得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定于7月25日开幕,中国足协在7月1日中午官宣了这一消息。虽然受疫情影响,新赛季中超联赛周期被大幅压缩给各俱乐部备战、参赛带来诸多难题,赛制发生重大变化对赛事观赏性、竞争性造成不利影响,空场环境下比赛造成的损失显而易见。但没有什么比人员生命健康安全更为重大。能够在顾全这一大局的前提下,实现中超联赛开赛,中国职业足球和喜爱他的球迷们某种意义上实现了共赢。

只不过,伴随着联赛开赛日程确定,一系列连带问题接踵而至,需要中国足协及联赛各有关方面集思广益、攻坚克难。这个赛季的中联赛超注定不平凡。

防疫为先 中超开赛重大局

直到5月13日上海举行中超总经理联席会议,中国足协才将有关2020赛季中超联赛一揽子竞赛方案内容比较明晰地“抛”给各俱乐部。

有俱乐部曾抱怨说,在力争中超开赛的问题上,中国足协的动作过于拖沓。但事实上,受天海退出等因素影响,中国足协直到5月23日才公布新赛季3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准入资格公示名单,而彼时,中乙联赛保持怎样的规模?问题仍悬而未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希望联赛尽早开赛,但如果提交给上级单位的开赛申请内容不完整,被打回也在所难免。

中国足协的担忧得到了事实印证。上海会议进行当周,足协将已拟好的一整套全国足球赛事开赛计划提交给体育管理部门。但很快,就传出了“方案被否决”的消息。

其实,从严格意义的程序角度来说,所谓“开赛申请报告被打回”的情况并不存在,而是体育管理部门结合疫情发生、国内外疫情情况复杂、国内防疫工作严峻,对中国足协提交的开赛方案提出了“改稿”要求。中国足协相关人士当时也解释道,“赛制还需要更优化,总之一切要以防疫工作为核心。”

几天后,国际足联于5月19日通过其官网对德甲联赛重启进行了专题报道,并据此归纳出包括“空场比赛气氛、球迷反应、国际足联球员替换新规执行”等10个有关德甲开赛的“要点”。德甲给全球足球赛事从重启提供了一份积极、良好的范本,从中受到启示的也包括中国足协。据了解,几乎在德甲开赛同时,中国足协已拿到了多达40页的德甲开赛方案。对于其中涉及的“防疫”内容,中国足协予以重点关注。在完善中超联赛开赛方案内容的问题上,中国足协也的确借鉴了德甲、韩国K联赛的部分先进经验。

70111.jpg

但借鉴不是绝对意义的“拿来”。特别是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发展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在修改联赛防疫方案内容方面格外谨慎。在此期间,科隆俱乐部在德甲复赛后发生新增感染病例的事实给各方提出了郑重警告。正如一位参与中超筹备工作的圈内人士分析的,“我国和其他国家国情不同。疫情防控工作的开展情况也不同,德甲可以‘冒险’,但中超不可能,也不应该‘冒险’。中超开赛,首先要服从防疫工作、确保人员安全健康的大局。”中国足协从张文宏等特聘防疫专家那里,也得到了类似答案。

中超开赛模不可简单复制CBA模式

当俱乐部及球迷焦急等待中超获准开赛的时候,有关CBA职业篮球联赛6月20日复赛的消息于6月初得到官宣。在外界看来,这条消息令全国体坛振奋,对“悬在空中”的中超开赛问题也提供了一份积极启示。既然CBA能够重启前16天明确开赛时间表,那么照此推算,中超联赛距离获准开赛会否也为时不远?但答案是否定的。

按照体育总局要求,中国足协从5月中旬到6月下旬,持续对新赛季中超联赛开赛方案内容进行反复修改,并以全国及地方疫情发展不同阶段为时间节点,不断补充、完善具体内容。中国足协持续未能向外界公布包括新赛季中超开赛时间表在内的方案细节也是因为相关工作面临的问题极其复杂,方案难出台主要原因来自多方面。

首先,中超联赛等足球赛事的开赛,必须满足中央及各属地防疫政策的要求。以北京市的情况为例,6月份北京市疫情出现反弹后,国内不同地方对此事反应不同。中国足协在办赛问题上,始终会把防疫工作作为第一要务,因此首先要明确哪些地区(城市)能够办赛、愿意承办中超赛事。

其次,中国足协通过过去一段周期的勘察及综合测评后,确认当前满足大规模集中、赛会制、高水准足球比赛的地区非常有限。就中超而言,其场地除满足竞赛及训练必备的草坪的基本条件外,还需满足场地照明、转播、视频助理裁判技术设备设置等配套要求。

7019.jpg

场地条件尤为重要。从竞赛规律来说,类似赛会制比赛的举行,如果场地使用过于频繁,那么场地一般来说每隔三天就需要接受必要的养护、修复。因此同一赛区客观上就需要备出尽可能多的比赛场地。此外,中超各俱乐部从防疫及竞赛需求考虑,须每天在专属训练场进行训练。因此中国足协欲在较短时间内明确候选赛地,确认场地安排信息的难度非常大,为此付出的工作量之大也是空前的。由此不难判断,中超足球联赛在落实办赛条件工作过程中面临的难题远多于CBA篮球联赛。将“CBA”模式简单复制到中超联赛的做法行不通。

开赛目标不追求“大而全” 

此前中国足协有高层代表曾就足球赛事开赛事宜与篮球界人士,包括中国篮协主席姚明进行过沟通。而结合CBA联赛获准开赛的经验,中国足协也调整了国内足球赛事开赛策略,不再追求“大而全”,而将“力争开赛”的重点目标集中在中超联赛上。也就是说,先争取最重要的顶级男足职业联赛开赛,再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推动其他国内赛事,包括女足赛事的启动。

中国足协设计中超开赛方案,还须合理编排赛程。特别是在亚足联一再重申本赛季亚冠联赛、世预赛40强赛要在今年内完赛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在联赛赛程编排上需要严格领会国际足联、亚足联的“竞赛精神”。据悉,初定于10月、11月进行40强赛最后4轮比赛还可能面临进一步延期。也就是说,亚足联过去半年时间里有关各项赛事赛程、赛制的动议、决议都非具有绝对意义。一旦各会员协会国(地区)的疫情出现了新变化,那么其竞赛安排也首先要满足“防疫及人员健康安全”的需要。

7018.jpg

中国足协从竞赛、商务开发等角度出发,还须兼顾联赛赛程相对完整。从近期协会中超竞赛筹备工作情况看,新赛季中超联赛并不会被打造成为“简单的淘汰赛”。一方面,这是职业联赛属性的客观要求,另一方面,也事关联赛竞争公平与联赛方方面面利益的维护。为此,中国足协前期作了大量的考察工作。协会之所以放弃将中超比赛安排在上海市、广州市等一线城市,也是鉴于当下国内疫情的实际以及北京市疫情反弹等新情况的出现。

此外,一线城市往往也是入境人员的“第一落脚点”。目前我国在防疫方面坚持“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原则。因此中国足协不希望因为赛地选取不当给国家、各城市防疫工作添乱。于是大连市、苏州市两个全新推出的中超联赛备选城市浮出水面。

陈戌源带头寻支持 开赛筹备工作争分夺秒

在筹备新赛季中超联赛开赛具体工作的问题上,中国足协动员了可以动员的一切力量与时间赛跑。就在“上海市、广州市承办中超赛事”的方案被否后,中国足协第一时间就启动了备选方案。也正是因为能够满足如此大规模集中办赛能力的城市屈指可数,中国足协将考察方向迅速集中在足球运动开展较好、足球基础设施优越的苏州市、大连市。事实上,在敲定苏州赛区的问题上,中国足协准备工作很充分。

早在初定上海作为候选中超赛区的时候,苏州就已被列为上海赛区的备选赛区,也就是说,一旦受客观因素制约上海无法承接同组全部赛事,与其地理位置相近的苏州赛区能立即“顶”上。在中国足协对候选赛地进行首期考察期间,江苏省、苏州市体育管理部门及足协方面就表达了全力支持中国足协办赛的态度。而这实际上也与中国足协此前多次赴包括苏州在内江苏各地考察,与当地建立良好的沟通有关。

包括昆山市在内,江苏4座城市曾成功承办过2018年U23亚洲杯的比赛,苏州也曾承接过国足与印度队的国际热身赛及上赛季超级杯赛。至于大连市,作为为数不多同时承办亚洲杯及世俱杯赛事的赛区城市,其各项硬件设施、气候条件也都非常适宜承接中超这类赛事。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为确保中超赛事得以顺利进行,还专程于端午节前后赴大连、苏州,为当地办赛条件“把关”同时,也加强协会与两座城市的友好沟通,从而为办赛寻求更多有力支持。

等待开赛批复同时,中国足协有关中超联赛开赛筹备工作已如火如荼进行着。比如,端午节前,协会特意按职能推出了防疫、竞赛、后勤保障与接待、商务、防疫、媒体转播、裁判等7大工作组落实开赛筹备工作。7个小组的组长都是协会相关工作的精英骨干。如竞赛组、商务组、裁判组分别由协会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朱琪林、董铮、刘铁军担任小组牵头人。由原竞赛部部长戚军领衔的防疫组成员于6月30日接受核酸检查,以确保于7月初顺利出京、进驻赛区部署防疫工作。

中国足协近期还曾从协会其他部门抽调出相当一部分业务骨干增援中超筹备工作组。部分组别成员在前不久协会全体员工统一接受核酸检查后,还将为进驻赛区接受2次检测。部分工作组成员虽然“上有老、下有小”,为满足开赛防疫工作的相关要求,仍做好了进驻中超赛区2至3个月不回家的准备。中超得以开赛,离不开他们的努力,甚至对个人利益的巨大牺牲。

力保竞争公平成足协下半年最难“考题”

中超联赛能够获准开赛,中国足协、各俱乐部、联赛各相关利益方及球迷某种意义上取得了共赢。但对各方来说,接下来或者说今年下半年的考验同样严峻。中国足协在中超开赛过后,还需紧绷“防疫”及“维护竞赛环境稳定”工作的弦儿。在赛程紧缩、赛制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中国足协需要在维护“赛事竞争公平”等工作中注入更多技术及智慧元素。

新赛季中超联赛最终采用了“分组、分区、分阶段”赛制。尽管从结果来看,这一赛制与5月13日上海会议协会抛出的初选竞赛方案几乎如出一辙。但方案由推出至各方推敲、修改,最后到回归到“原始模板”,经历了复杂的论证过程。预案涉及的赛制内容除“分组、分阶段双循环赛制”外,还包括“分4组赛会制”、“两阶段连续进行双循环赛制”、“全季单循环15轮赛制”等。

这一方面说明各方对于“赛制与竞赛公平辩证关系”产生了不同理解,另一方面也显现出各方利益碰撞的激烈。毕竟所谓豪门俱乐部并不介意赛制选用,但对于投入有限,只为能在中超“安身立命”的中小俱乐部而言,减缓竞争压力更有现实意义,所以在诸如“升降级制度”取舍或调整的问题上,他们甚至会表现出较极端的态度。于是,中国足协无论对于赛制、赛程等框架性问题,还是对于“哪些球队进驻哪个赛区”等细节问题都抱以审慎态度,尽可能平衡各方利益诉求。

按照确认的赛制,新赛季中超联赛首阶段将进行分组比赛,16支球队平均分在两个小组内进行双循环小组赛。两个组前4名、后4名球队在第2阶段赛事中分别进入“争冠组、保级组”进行3轮6回合主客场制比赛,产生冠军、亚冠及降级球队。对此,有俱乐部曾经提出不同异议。举例来说,有俱乐部认为,既然受赛程缩短、亚冠与40强赛赛程紧密影响,中超联赛为什么坚持采取首阶段双循环的赛制,而不直接选择15轮单循环赛制?

事实上,中国足协在拟定中超开赛方案过程中,始终希望能够最大化保证联赛规模,也就是赛事赛程的相对完整。相当一部分俱乐部开赛前在人员补充方面付出了巨大投入,部分俱乐部为争取外援、外教及时归队,还通过采取部分特殊手段并为此付出巨大经济代价。如果联赛仅仅草草完赛,那么俱乐部的投入难免造成巨大浪费。此外,保证赛事相当规模,亦是对球迷及联赛各赞助商、转播机构利益的重要保障。而亚足联对于参加亚冠联赛的各会员协会职业联赛,也有比较明确的场次规模要求。

70110.jpg

 

中国足协相关人士曾这样说道,“从联赛确认延期开赛时期,中超联赛接下来无论采取怎样的赛制,都不可能尽善尽美。对中超联赛而言,能在确保人员健康安全前提下开赛,比什么都重要。”但不得不说的是,按照最终推行的中超赛制,类似“部分球队首阶段蓄力、淘汰赛发力”的情况恐难以杜绝,联赛竞争公平性如何保证、消极比赛会否复现?一系列问题将持续考验中国足协和联赛各有关方面。